远去的呼喊声

2012-01-15 14:21 | 作者:一叶枫缘 | 加拿大28精准预测网站—加拿大pc28软件购买吧首发

坐在电脑旁闭目养神,耳畔响起了一声呼喊。是回忆?还在里?我分不清楚,也不想分清楚。

我站在渡口,望着河的对岸。一位身着白底红花衣衫,扎着长辫子的姑娘在呼喊:“要过河么?”我向她挥了挥手,张开嘴但没有喊出声。只见她话声刚落,船就离开了河岸向我划来,随后传来了悠扬的歌声。我睁开眼,原来电脑正放着QQ音乐。我把音乐关了,又闭目养神。

一会儿,又听到了呼喊声。它来自一个鸡飞狗叫的小村庄。循着这呼喊声让我闻到了一股气息。那是我熟悉的常在我梦里出现的村庄特有的气息。我站在村口,还是那位扎着长辫子的姑娘挑着杂货担向我走来,“卖纽扣、针线、糖果。”她一边摇着波浪鼓一边叫卖。“挑货郎担的人怎么会是一个姑娘呢?”我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

“买针线。”一位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。她是外婆,外婆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,总是那样乐观。那个年代,衣服破了缝补好再穿。外婆整洁,也朴素。她教导我们穿着上不要太讲究,只要穿得暖和,干净就行。

“买纽扣。”一位大妈也向货担走来。我叫不出她的名字,但我觉得很亲切。那个村,除了我外,都一个姓,同一个祖宗,沾着亲。

“买糖果。”一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小朋友老远就喊了起来。这一句接一句的呼喊声,小村庄一下子热闹了起来。

我走近杂货担想去看看扎着长辫子姑娘的脸庞,可她用丝巾遮住了脸,只有眼睛露了出来。我觉得很熟悉,也很亲切。“她是谁呢?”我心里想。怎么也想不起来,干脆不去想了。

奇怪,忽然觉得呼喊声又在另一个地方响起。那一片空旷的田野上,天来了,油菜花开了,金黄金黄的,好像刚下过,油菜的叶子上还挂着水珠。我骑着一辆单车在坑坑洼洼的机耕道上飞奔,路上的积水也在车轮滚滚中溅飞了起来。“骑慢一点。”有人坐在单车的后座上呼喊。那声音好像那个扎着长辫子的姑娘。我把车速放慢了下来,深深地呼吸一口田野上的清新空气,也闻到了姑娘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。“是她。”我想回头看一看。

“不要回头,前面有坑,要看好路。”有人喊道,那声音十分宏亮。怎么不是她?分明像是一位长者。

“你是谁?”我问。他不语。

我又一次睁开了眼睛,虽觉得梦已破碎梦很朦胧,却让思绪继续放飞。我想把梦的几个片断拼凑起来,再仔细倾听那一声声呼喊,仿佛那样亲切,那样熟悉,那样动听。可那声音已经离我远去,房子里出奇的静。听得见墙上的挂钟“嘀哒、嘀哒”的响声。我打开QQ音乐,播放着朱永飞唱的《家乡的小河》,柔情的优美的曲调再一次勾起了我对家乡的想念,我仿佛觉得那一声声呼喊跳动在动听的音符里面,使我陶醉。

我不知道,是因为心底里的思乡之情让我在朦胧中听到了那呼喊声,还是那一声呼喊唤起了我的思乡之情,唤起了我对童年和亲少年那一段时光怀念之情。更不知道是因为心里的感激之情让我在朦胧中听到了那呼喊声,还是那呼喊声唤起了我的感激之情。

那呼喊声离我远去了吗?我在心里问自己。家乡的小河边,如今渡口不见了,也没有了渡口或渡船上的呼喊声,小河的上面架起了梁。那条机耕道上铺上了水泥,没有了过去的坑坑洼洼,已经改名为乡村公路,路上不见单车的踪影。村头的小卖部代替了过去的货郎担,再也听不到货郎的叫卖声了。那个懵懂少年如今也满脸皱纹,历尽沧桑。

可那远去的呼喊声是我心里永远抹不去的记忆。在我的人生旅途中,我要感谢那些为我摆渡过河的人。感谢那些为我送温暖,教我懂得道理的人。也要感谢那些嘱托我做事稳当一点的人。在梦中倾听那一声声呼喊后,让我记起来的事情太多太多。从小到大,父母的一声声呼喊,倾注了养育之恩,老师的一声声呼喊,倾注了教导之恩,朋友的一声声呼喊,倾注了帮助和关爱之情,在我的脑海里一一浮现出来。

那远去的呼喊声常在我的梦中响起,召唤着远走他乡的儿女。它象一根永远系在他们心里的绳子,无论身在何处,都牵挂着养育他们的家乡。人人都爱家乡,也总会忘不了自已童年和青少年那一段美好时光。那一段时光的那些亲人和朋友,那些亊,那些年代的痕迹,铭记在心总想在文字里抒发怀念之情。

那呼喊声总是那样亲切,身在他乡也让我感到家乡处处有温暖,处处有亲人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