画家菲尔德

2012-03-09 19:40 | 作者:陆爵 | 加拿大28精准预测网站—加拿大pc28软件购买吧首发

古罗马有一位画家,他非常喜欢画画,父亲托人给他找了一个当时小有名气的老师教他画画。后来老师得知菲尔徳从小就有一个想,他想画出全世界最好看的画。老师知道了非常高兴,夸他是个有理想有志气的好孩子

小菲尔徳很聪明,也很讨老师喜欢。在老师的指导下进步很快,每天都缠着老师给他讲有关画的故事。菲尔徳知道了画画不仅可以给人美的享受,还可以带大家游览名片大川,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
许多年以后,相依为命的父亲离开可他。再过了两年,他终于学会了所有的绘画技巧。他的老师告诉他:“菲尔徳,老师已经把所回的东西全教给你了,你现在可以出师了,去完成你的梦想,老师很期待看到你的作品。”菲尔徳带上自己的画夹离开了自己朝夕相处的老师,背上行囊去实现自己的梦想。

菲尔徳带着老师给他的盘缠,一直走啊走啊,想着寻找一处特别美丽的地方,因为菲尔徳相信:只有在最美丽的地方才能挂除全世界最美丽的画。

当他来到一条小溪旁边的时候,他停下了脚步,拿出画夹,拿出画笔,他看着这美丽的小溪,静静的就躺着,他的大脑也在飞速的旋转着。从早晨坐到下午,从下午坐到晚上,饿了就吃自己带的干粮,渴了就尝尝小溪离的水。月亮的清辉撒向溪水,虫鸣没有打断他的思考,这一很快就过去了,太阳出来了,他还是没动,又一只蜓蜻落在了他的头上,突然脸上溅上了泥水,一只青蛙跳到他头上吃掉了蜓蜻,又呱的一声跳走了。他清醒了,做出了最后的决定:不打算在这里画画,因为这里太小,还不够美丽,就算画出来也不是全世界最美丽的画。他离开去寻找下一处很美丽的地方去了。

天就这样过去了,他游览了许多地方,但始终没有他满意的地方。凡是有人烟的地方他就给自己储备好食物和衣服。看着越来越少的钱,但他一点也不担心;看着富态阔绰的人,他一点也不羡慕,因为他相信自己一定会画出全世界最美丽的画。他选择继续离开了城市,离开了小镇。

他不知道该去哪里,现在这里离家乡已经很远了。他边走边问路人:“我是一个画家,我要画出全世界最美丽的画,这地方哪里最美?”每个人都告诉他:“哪里都是美丽的,包括你自己”他摇了摇头,笑了笑说:“看来你们不懂美,还是我自己去找吧,”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秋天的果园他不喜欢颜色单一,秋天的落叶他不喜欢杂乱无章,秋天的夜色他也不喜欢悲伤寂静…

深秋了,天气越来越冷了,菲尔徳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太单薄了,想去去城里买件棉衣,当他那出钱的时候却发现钱不够了,菲尔只好徳悻悻的离开了城市。来到乡下买了两件质量不太好的棉衣,凑合着把天过了。

冬天到了,菲尔徳的脚步并没有停止,依然在寻找自己心中最美的地方。菲尔徳好长时间都没有看见人烟了,在经过一片枣园时候,他看见农舍前面栓着一只狗正懒洋洋躺在地上晒太阳。还没等他开口说话,那只狗已近不由分说的狂奔而来,菲尔徳只好撒腿就跑,那只狗像疯了一样穷追不舍,可怜的菲尔徳边跑边回头看看离自己还有多远;不知道跑了多远,菲尔徳的衣服也划破了,鞋子也丢了一只,唯一还在身上的东西就只有背在后背上的画具。

菲尔徳又累又饿,拖着疲惫的身体努力的向前走去。渐渐刮起了凛冽的北风,不就天空下起了花,普通乞丐一般的菲尔徳拄着拐杖,颤颤微微的走向前,雪花补满了衣服的窟窿,啥时间菲尔徳变成了一副移动的雕塑。

菲尔徳最终找到了一间废弃的小木屋,生了一堆火,此时的菲尔德已经没有任何有价值东西,没有任何吃的,没有喝得。菲尔徳彻底的安静下来了,想想这些年的收获,自己这样怎么回去面对老师,自己走了这么多的路为什么就没有找到最美丽的地方,想着想着潸然泪下…过了好一会儿,菲尔徳笑了,笑的那么自信,毅然站起来,用双手融化雪水,调和颜料,安静的坐在火堆旁边,拿起画笔勾勒起来,时间不知过了多长,菲尔徳坐着一直没动,只是埋头画画,落下最后一笔,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满意的看着笑了笑。望向来时的路,也许是在感谢老师,也许是在笑自己,这一刻也许他在为找回自己而高兴,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画,再也没有抬起头来。时间在这一刻定格,暮雪飘,老树站立着迎接寒冬,枯藤依然蜿蜒坚持着等待下一代。

若干年后的天,百花齐放,绿草淹没了小木屋的四周,春意盎然。一阵吵杂的声音打碎了这画面,一个商队选择在这个小屋里休息;当他们踏进门槛的时候震惊了,一位身着清蓝色外衣的年轻人,衣服有些破烂,盘腿坐在一块木板上,低垂着头,也许再向上帝忏悔,也许在在默默的诵读真经;旁边有火堆的痕迹,而他的面前却有一副绝美的画,画中人的样子跟画前人的样子一样,身着打扮也一样,惟妙惟肖,屋外下着雪,屋内点着火;生动逼真,让人看一眼就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,让人体会到了过去这个冬天的味道,不由的的颤栗,不由的对下层人民升起恻隐之心…

商人们感动了,让他入土为安。后来过了将近十年后的一天,一副名为《最后一刻的生活》的画名噪一时,让无数画家追捧。若干年后最后被陈列在博物馆中,被当做现实主义刻画的典型。

评论